岳阳网>教育

围观二胎打架多年?独特的爱是处理“不公平争端”最好的解药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7日    责任编辑:李璇

如果你问我生二胎有什么优点,我会给你举出一大堆的例子来——

● 比如,老大会自动习得“领导力”。

我家哥哥小时候本来有些内向和怕生,有了妹妹没几年,他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其他社交场合,都能很快变成“孩子头儿”,指挥大家一起做游戏……我们知道,这都是平时领导妹妹练出的能力。

● 比如,老二会变得更聪明。

老二的“早教”基本用不着大人操心,哥哥包办了大部分。哥哥看什么书,妹妹也会上去凑热闹。本来两个人相差两岁左右,可妹妹已经能读懂哥哥喜欢的大部分读物了。

● 比如,带起来省力气。

很少需要大人陪玩,“独生子女拉着爸妈过家家”的情况在我家极少发生。开车带他们出去也方便,两个人在后座一路唱歌一路聊天,从来不寂寞。

● 再比如,孩子们能早早学会互相关心。

妹妹班上的同学如果送给她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她会主动分成两份,一份留给哥哥。哥哥看见妹妹在学校里受欺负,会第一个冲上去保护她……

这些暖心的瞬间,我可以一口气讲上三天三夜。

不过,最近,却有一个问题开始困扰我——每一天,我都要听他们说上许多次“No fair!”(不公平)

困扰我的“不公平争端”

就拿吃早饭举例吧,一家人高高兴兴起床吃早饭,喝牛奶。

我给兄妹俩各倒了半杯牛奶。

然后,就听见妹妹扯着嗓子喊:“No fair!”

我问:“怎么了?”

妹妹说:“你给哥哥倒得比我多!”

那好吧,我给妹妹又加了点牛奶。

“No fair!”

这回是哥哥:“现在妹妹牛奶比我多了!”

那好吧,我又给哥哥加了一点。

还没倒好呢,那边妹妹又嚷了起来——

“No fair!”

分杯牛奶恨不得拿量杯去量,分块面包恨不得拿尺子比着切……

就问你扎心不扎心,就问你恐怖不恐怖?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一度逼得我愁眉不展。

骂也骂过了,道理也讲过,就是没什么好效果。

千万别小看孩子们“不公平”的抱怨,作为家长,如果处理不当,轻则闹得全家不得安宁,重则真可能伤害孩子与父母之间的关系,甚至还会影响到孩子和孩子之间一辈子的手足之情。

那天我带两个娃去练跆拳道,遇到一个带着5个孙子/外孙的白人老奶奶,她愁眉不展地对我说:“我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可他们现在相互之间谁也不理谁!”

我问她出了啥问题,老奶奶说:“也许是因为,他们谁都认为我对他们不够公平吧……”

“不公平”:手足之情的毒药

我知道不少重男轻女的老人,平时会把大写的“偏心”挂在脸上——

有些父母,就像《欢乐颂》里樊胜美的妈妈那样,频频向女儿伸手要钱,去贴补不肯上进的儿子;

有些父母,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把家里好吃的东西藏起来,舍不得给女儿吃,反而让儿子媳妇统统带回自己家去;

甚至,生病的时候要求女儿出钱出力,却嘱咐儿子“过好自己的日子”,“不用管我”……

偏心的事情做多了,儿子女儿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我也曾听一位爸爸说过:“我儿子也很可爱,但是女儿,她是我的心头肉。”

“偏爱有什么了不起呢?我就是偏心我女儿,我也不怕儿子看到。我认为,偏心这件事,第一能帮我儿子理解未来龙8国际上的各种不公平;第二,他知道妹妹在家有特权,慢慢就会学会保护妹妹。”

我只想对这位爸爸说:Too naive!

首先,成人世界确实存在各种不公平,可是别人对他不公,和父母对他不公,带来的伤害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好么?

父母永远都该是孩子最后也最重要的避风港,如果父母都抛弃他,还有什么人值得信赖?

另外,你真的希望被偏爱的孩子过得好么?

那就别把对他的偏爱表现出来——这不仅帮不到他,还会让他成为其他兄弟姐妹排挤的靶子。

《圣经》里就讲过一个倍受父母偏爱的倒霉蛋的故事——

这个倒霉孩子名叫约瑟,是雅各和拉吉的第11个儿子。

父母特别喜欢约瑟,十几个儿子里,独独送给他一件彩衣。

而这个约瑟又偏偏不懂低调,说自己做梦,梦到太阳和月亮加上11颗星星都在向他跪拜,他爸就惊讶地说:“你这个梦的意思分明是:将来爸妈和兄弟们都要臣服于你啊。”

哥哥们听了,内心更加不爽,对他十分嫉恨。

有一次哥哥们出门放羊,很晚未归,老爸就让约瑟去找他们回家。

哥哥们见了约瑟,不但不感激,反而把他的彩衣扒下来,把他扔进一个大坑里。本来还想宰了他的,后来一个行商经过,哥哥们就把他卖给了行商,让行商把他带到了埃及。

接着,哥哥们宰了一头公羊,用羊血染红彩衣,带回家去骗自己老爸,说弟弟被饿狼给吃了,害老爸大哭了几天几夜。

嫉妒的感觉会激起偏激的行为,这是永恒的、四海皆准的道理。

还有一些爸妈,他们认为自己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哪个孩子的偏爱,但事实是——孩子是最敏感的动物,他们永远能从父母的微表情里发现蛛丝马迹,特别是心思细腻的女孩子。

有个男孩就曾经告诉我:“我知道我爸妈更喜欢妹妹,因为每次妹妹做对了什么事情,他们就相视而笑。”

“我爸妈经常抢着说‘女儿像我!’,‘才不是呢,女儿像我!’……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说‘儿子像我’这种话呢?大概因为他们觉得我不够好,不如妹妹。”

我神经特别大条的儿子甚至也有一次跑来对我说:“爸爸对我和妹妹不一样!我们做了同一件坏事情,他直接把我拉去罚站,却愿意耐心对妹妹讲道理!”

追求“绝对公平”,后果很严重?

所以,内心偏爱哪个孩子,真的就是罪大恶极的事情么?

倒也不是,有一颗偏爱的心,其实蛮正常的。

而且,意识到自己更喜欢哪个孩子,比闭着眼睛不承认,也许反而更好——承认偏见,既能帮我们保护不受偏爱的孩子,也能让我们保护受到偏爱的孩子。

另外,我们还应该格外留意,多看看那个不受自己偏爱的孩子,看看他有哪些特别之处。

比如我家哥哥总是吊儿郎当,妹妹一直是模范学生,我们夫妻俩就经常坐下来一起寻找哥哥的优点:他特别善良,他思维很活跃……

我们会发现他越来越多的可爱之处。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我们提倡“不要把偏爱表现出来”,可那也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每时每刻都做到“绝对公平”。

在一些多子女家庭里,为了追求“绝对公平”,爸妈们会被逼着做出许多徒增烦恼的傻事来。

比如,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没有对抗的手足》(作者:

Adele Faber和Elaine Mazlish)里,几位妈妈就描述了自己试图“追求绝对公平”的糟糕经历——

故事一

有一个夏天,我给家里的冷柜除霜。

孩子们穿着游泳衣,看我把热水灌进冰柜,把冰块取出来。

我开玩笑地,把一把冰块扔向一个孩子,立刻,另外两个孩子也喊叫起来:“我也要我也要。”

“我又抓了两块,扔给另外两个孩子。”

这时候,最小的孩子说:“他们的冰更多!”

我说:“你要更多吗?给你更多。”

然后,另外两个叫起来:“现在他的冰最多了!”

我不停地扔,现在,所有的孩子都站在齐脚面的冰里,他们被冻得上蹿下跳的,可还是不停地嚷嚷着:我要更多!

我突然意识到:他们永远都不会满足,而我也不可能永远满足他们。

故事二

当我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希望自己照顾她,但是因为身体原因,我没办法这样做。

几年以后,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我决定也不去亲自照顾她——因为我不希望老大觉得我偏心。

那时候,我觉得这是我唯一能为老大做的事情,但是现在看起来,我简直是疯了。

故事三:

我小的时候,是全家所有孩子里头发最漂亮的那个,长着一头可爱的卷发。可是,我妈妈一直认为,两个孩子应该享受同样的待遇。

所以,妈妈坚持把我带到理发馆,把我头上好看的卷卷全都剪掉了。

我看上去就像一只拔光了毛的鸡,那天我一直哭啊哭啊,不和任何人讲话。到现在我也没有办法原谅妈妈。

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既不能不公平,又不能绝对公平。

这些熊孩子,到底想要什么?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做一个假设——

如果你老婆突然问你:“我和你妈,你爱谁比较多?”

你该怎样回答才安全?

如果回答“我爱你们一样多。”

那你的麻烦就大了。

如果回答“我当然更爱我妈。”

你百分百死定了。

如果回答“你无聊不无聊啊,总问这样没营养的问题!”

我诚挚地在远方祝福你。

那么,如果回答“我当然更爱你”呢?

你老婆一定会将信将疑地说:“哄我玩儿呢吧,我听着咋那么不真诚……那么你说说看,你更爱我在哪些方面?你要不要买个10克拉的钻戒来证明一下?”

所以,你其实应该这样回答:

“我妈是我妈。而你,是那个出色的,美丽的……(马屁话越多越好)将要和我共度一生的女人,你是独一无二的。”

“一样爱”,有时候和“爱得少”没什么区别。

独一无二的爱,特别的爱,才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的那种爱。

了解了这一层,回过头来处理我们家早餐的“牛奶争端”,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妹妹:“哥哥的牛奶为什么比我多?”

妈妈:“你还饿么?爸爸妈妈的目标是:满足家里每个成员的合理需求。”

妈妈:“在要更多牛奶之前,你必须想清楚,你需要喝那么多牛奶吗?你喝太多牛奶会不会撑到肚子痛?”

妹妹:“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一样多?”

妈妈:“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你就是你,特别的你——比如说,你是女孩子,需要漂亮头绳和裙子,妈妈买裙子的时候,会给哥哥也买一条吗?”

妹妹:“哈哈哈哈哈,这也太搞笑了,哥哥穿裙子……”

妈妈:“所以,我们不可能绝对公平地对待每个人,爸爸妈妈喜欢你,因为你就是你,和别人都不一样的你啊。”

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被“他/她的东西为啥比我多”,这样的问题困扰过。

用“独特的爱”让孩子接受“不公平”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要关注孩子的感觉。

比如,逛街买衣服,给姐姐买了,却没有给妹妹买。

妹妹很失望,你于是对她说:“宝贝,你不需要新睡衣,你的旧睡衣还合适,可是姐姐的旧睡衣已经破了啊。”

听上去很合逻辑,但是有时候,当孩子失望的时候,他们是不讲究逻辑的。

相反的,他们需要有人关注他们的感觉。

这时候,接纳他们的感受,描述他们的感受,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我知道,看姐姐有了新睡衣,你却没有,你会觉得很难过,虽然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给她买,而没给你买,但是这仍然会让你不舒服。”

我们当然应该尽量公平,但是,如果你决定不给孩子们相同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这其实都没有问题。

没有得到东西的孩子会感觉失望,但你如果对他们的失望感到不理解、不接纳,甚至暴跳如雷,强迫他们去接受你的观点,那才真的会伤害你们彼此之间的关系。

而你对他们失望情绪的理解和接纳,会真正帮助他们,学会如何正确对待生命中的不公平。

下面是一些例子,看如何正确处理兄弟姐妹之间的“公平争端”(建议来自《没有对抗的手足》)——

例子1

当孩子嚷嚷说:你给他的薄饼比给我的多!

不要这样

你:我没有!我给你们每人4个!

孩子会说:他的比我的大!

你会说:我做的薄饼一样大……

然后就是无休止的争论。

应该这样

你:哦,你还饿么?

孩子:是的,我饿。

你:你觉得再吃一个还是半个,就能饱了?

例子2

当孩子问:你更喜欢我们中的谁?

不要这样

你:一样喜欢。

孩子:不对,你只是说说而已。

你:我都说了一百遍了,我一样喜欢。

应该这样

你:你们每个人对我来说都很特别。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孩子。别人没有你的思维,你的感受,你的微笑,我很高兴你是我的女儿。

例子3

姐弟争夺母亲的注意力时

不要这样

姐姐:我的生日会要邀请谁?

妈妈:你自己决定。

姐姐:我想邀请某某、某某和某某……

弟弟:妈妈,你已经和姐姐说了太长时间话了,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妈妈:姐姐,我觉得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了,我等会我再来和你讨论……

弟弟:妈妈快来!

姐姐:我恨弟弟。真不公平,弟弟总要给我捣乱。

妈妈想:孩子多了真难搞啊!

弟弟想:我什么时候需要妈妈,妈妈都会来!我想怎样就怎样。

应该这样

姐姐:我的生日会应该邀请……

弟弟:妈妈!你和姐姐说话时间太长了!该轮到我了!

妈妈:你说得对,我和姐姐聊了很长时间,她的生日会很重要。我们谈论了要邀请谁,她有什么计划……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认真讨论。

姐姐想:妈妈说的对。

妈妈(对弟弟):我知道让你认真等待不容易,等我们商量好,我也希望认真地听听你的想法。

弟弟想:我需要的时候,妈妈会一直在。

总而言之

孩子不需要被“绝对平等”地对待,他们需要被“独特”地对待。

不要

给他们完全相同的东西——现在你和姐姐的葡萄一样多了。

应该

根据个人需要提供物品——你需要一点葡萄,还是一大串?

不要

显示相同的爱——我爱你和爱你姐姐一样多。

应该

显示“独特的爱”——你是唯一的“你”,没人能取代你的位置。

不要

给相同的时间——我花10分钟和你在一起,花10分钟和姐姐在一起。

应该

根据需要的时间相处——我知道我和你姐姐在一起呆了很长时间,这对她来说很重要。等我们忙完了,我会来听听你的要紧事。

分别抽出一点时间和每个孩子单独相处,对增进亲子感情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孩子会知道,在你心里,他真的独一无二。

珍惜孩子的独特之处。我们要让每个孩子都感觉自己是“对父母来说最特别”的孩子。

THE END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