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网>文化

梁文道:哆啦A梦,请在未来等我
作者:    来源:看理想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4日    责任编辑:谢羽

多少人记得,今天吶,可是哆啦A梦的生日。

94年后的今天,也就是2112年的9月3日,哆啦A梦诞生在了这个世界上,作为一个“虽然不是世界第一,不过的确是猫型机器人的前两三名”的万能机器人,成为了大雄最忠实的朋友。

也许每个人的童年不都像大雄一样废柴,但谁又敢说自己在小的时候没有幻想过拥有一个哆啦A梦呢?

关于哆啦A梦

讲述 | 梁文道

我当然喜欢哆啦A梦,谁不喜欢啊?它大概是我小时候最喜爱的一个动漫角色之一了。

直到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它的官方译名已经被统一成哆啦A梦了,我们小时候从小到大都叫它叮当。

1.

征服全世界孩子的哆啦A梦

在我那一代的香港、台湾或者我认识的大陆朋友里面,我们很多人至今都坚持叫它作叮当,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觉得叮当是属于我们从小到大的一个伴侣,但是哆啦A梦就好象是一个外来物一样。

不过说到这就很奇怪了,为什么一个日本的动漫角色,而且其实你仔细看它整个故事设定的背景,都真的非常日本,却被我们当成一个如此亲近的而时跟我们共同成长的一个伴侣,而让我们觉得它的名字是不能改,必须要叫做叮当呢?

这恰恰说明了日本动漫文化的强大威力。

就说哆啦A梦好了,它在几年前巴西奥运的时候还被日本拿出来当成是宣传东京奥运的序曲里面的一个重要角色,而日本的文部省也正是宣布了叮当是他们国家的文化象征之一。

▲ 作为东京申奥特殊大使的哆啦A梦

它之所以有这么大的一个作用,日本人这么看重它,那是因为它真真实实的有全球影响力。

目前在全世界有50多个国家有不同语言版本的哆啦A梦动画正在播出,不过一般而言是在亚洲的影响力更大,直到最近几年才发现它在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成为一个儿童的文化热潮,人人都晓得。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呢?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值得深入探讨的有趣课题,但现在我们就简单的先讲两句。

比如说它在亚洲的影响,很多人认为它在东亚特别有魅力,特别有市场,是因为这个故事里面有很多的人物关系都相当的具有亚洲色彩。

比如说小孩子不听话,我们小时候叫他大雄,我不知道现在怎么叫,比如大雄,他每回不好好念书,他妈妈一定要骂他的,他也很怕他妈妈责怪他为什么功课没交。

这么一种父母会监督孩子的功课,不交功课要怕父母责骂,这么样的一种情况是普遍存在于亚洲龙8国际的,所以很难怪为什么从韩国、中国、越南、东南亚,乃至于到印度、巴基斯坦,它都那么受欢迎,因为我们在这方面好像是相当共通的。

但是你到南美洲或者欧洲,这个东西又好象说不通了是不是?那又是怎么回事呢?也有人说那是因为里面有一些真的具有普世价值或者普世吸引力的东西

比如说我们知道叮当或者哆啦A梦满身法宝,它有一个小口袋,里面能够随时掏一个东西出来,忠心不二地对待着大雄,你想想看这对小孩而言是一个多么可爱的梦想中的伴侣啊。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那个时候有一个叫做读书面包,一个印书面包,大雄到最后实在搞不定了,要考试怎么办?没关系,叮当口袋拿了一个土司面包出来,就能够印在这个书上面,你把它吃下去,整页书你就把它全记住了,多爽啊。

你想想看,这对全世界的小孩而言是不是都很有吸引力呢?这是普世吸引力,就跟好莱坞电影里面的那些英雄爱情故事,为什么全球都通行呢?他是因为那的确是一个普世的东西,这种题材、这种角色的设定是全世界大家都喜爱、都需要的。

可是有另一点很值得注意,就是很多欧洲人或者美洲人之所以喜欢以哆啦A梦为代表的日本动漫,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它具有普世吸引力,也不是因为里面的一些角色关系或者一些情节的模式跟自己的文化很亲近,而恰恰是因为它具有一种异国色彩

这才说明了为什么这几年的一些在欧美通行的很火的,比如像《火影忍者》这样的漫画能够流行了,那是因为它对很多欧美的年轻人来讲带着一种东方色彩、一种日本文化的味道,而那种异国色彩让他们觉得格外的迷人。

所以说回来,哆啦A梦从叮当改成哆啦A梦,据说是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遗愿,这么一改之后,马上又把这个我儿时熟悉的伴侣蒙上了一层异国色彩,这种异国色彩是不是也会使得它更具有吸引力呢?这就是一个将来有机会再说的事。

2.

真正富有童心的漫画

不过话说回来,我得讲讲我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哆啦A梦,除了刚才说的那些角色关系、人物设定之外。

其中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我觉得那真是一个小孩的世界,那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的圈子

我记得后来很多年之后,一个比较新版本的哆啦A梦的一集里面,我见过这么一个场面,讲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到末期的时候。

因为日本当时已经非常的物资各方面都非常紧缺,很多动物园里面的动物,他们不能够再耗粮食去养它们,所以日本军方决定要毒杀动物园里面的一批大象,觉得它们太浪费粮食了。

而那些日军其实也不忍下手,因为觉得这到底是一些很可爱的动物,要喂它们吃毒药是不行的,而且那些大象也不愿吃毒药,它一闻就闻出来这是毒药,于是到最后他们好象打算干脆枪杀那批大象。

大雄和叮当就回到过去要拯救这批大象,劝阻这些军人别再这么干。

结果后来双方争持不下的时候,就说到日本接下来怎么样,没想到大雄和叮当两个齐声欢呼,没关系,还好,好在日本马上就要战败了,就要打输了,耶。

意思就说日本就快战败了,所以我们现在再给大象一点粮食不要紧,我们马上就不需要把这些物资拿去给前线作战了,因为这些物资可以拿来喂大象,大象可以活下去了,太好了,耶。因为日本要输了。

这个台词我记得当时出来,好象听说在日本也惹起了一些争议,有些人说太反日了,这个日本头号动漫这么反日、这么不爱国,大雄和叮当居然在欢呼日本在战败,这是什么概念、这是什么情况。

但我觉得我们也不要过度解读,认为这个漫画就是骨子里要反什么日本军国主义,我觉得这恰恰就是一个很孩子的世界。

对他而言,你去跟他讲要去热爱一个过去的那个日本,那个日本是一个充满军过色彩的、不断的发动战争去侵略别国的领土,鼓励自己的国民盲目的无条件的爱国,就算自己国家干下了再多的坏事你还是要效忠于它,把爱国当成唯一的价值观,这种观念对孩子是行不通的。

这些小孩他就要喜欢大象,他就觉得大象是好可爱的一种动物,他就是要来拯救大象。

在这个时候对他而言,大象的生命能够活下去是第一位的,对他而言国家战败还是不战败,在远方的战场上打赢还是打输,那太遥远了,所以他今天看到了,他说大象能活下去了,他当然很开心是不是?

另外我还记得以前我在做小学老师的时候,我跟我的同事们做了一个功课,给我那些小学生们。

他们平常不爱作文,为了要鼓励他们作文,我们做了一个方法,就是拿他们平常喜欢看的漫画,比如说叮当哆啦A梦。

我们买了几本哆啦A梦跟叮当回来,用涂改液把漫画中的雨云,就是一个人物他会说话,那些话会包在一个云状物里面,叫雨云。

我们在那个雨云里面,那个框框里面,把所有里面人物的对白,比如叮当讲什么、大雄讲什么,把它全都涂掉,涂完之后再影印出来,影印成每个同学一人一本这个叮当漫画书,但是只不过每个人这个漫画书一翻开只有图画,没有文字,那个文字框框被我们全涂抹起来了。

没有文字,怎么办呢?我们就发回给那些小朋友们,让那些小朋友们看图作文,你去依据你看到的这个漫画,你去想象这个画面到了这一格大雄该说什么呢?到了下一个吉安又该说什么呢?到了另一个叮当又该讲什么呢?

让他们自己发挥想象力,去看着这个图画,去把整个故事用自己的想象填回来、写出来。结果他们都和开心,那些小孩子,小学二年级、三年级的同学,因此大概可能都会喜欢上作文课,如果作文课是这么教的话。

那我自己到今天都还很骄傲,当年参与了一个这么有趣的小学作文实验。

所以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应该吃点什么呢?

那当然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