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网>文化

陈荣辉美文《夏日观云》
作者:陈荣辉    来源:潇湘原创之家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31日    责任编辑:谢羽

作者简介

       陈荣辉,长沙外国语学校教师,喜欢读点书,偶尔写几句,就为记录心底泛起的那缕涟漪。


        清晨,一切都在温暖中苏醒。

        太阳从楼顶的那个角落里伸出了大半个脑袋, 睡足了似的,亮得有些刺眼。于是,大半个楼沐浴在祥和的光亮中,有些懒懒的,暖洋洋的,也亮亮的。连同反射了太阳光辉的向阳的某扇玻璃也一闪一闪的。 

        微风轻拂。水边的柳条婆娑起舞,风中树叶窸窸窣窣。知了卖劲地叫喊着,吱吱声中,鸟的婉转清脆会偶尔溜过。小区里有练太极、舞剑的老人。年轻的妈妈推着婴儿车前行,小孩儿却反过头来,哇哇求抱抱。跑步的小青年脚步轻盈,后面的小狗跟着一蹦一跳。清扫落叶的小车来回地在林荫道上工作,两个骑小单车的小男孩停下来,好奇地观望着。草地角落里的那把椅子,平时供人休闲,现在它却落寞地呆在那里了。此刻,脚步匆匆的人应该都坐在办公室里或者会议桌前了吧。小区里人不多,没有傍晚时广场舞曲的喧嚣。蓝色或者鱼白色的天空,温润如玉,纯净得让人瞬间就能够跌进了温柔之中。沉静、深远的天空下,一切显得有些清爽,也有些清冷。

       白云不知从何时何处开始生长起来了,慢慢地向四周绵延开来。天空无法纯净了。白云或舒或卷,千形万象,点缀其间。如高山叠起、如沟壑极涌;轻盈如飘絮、悠悠作奇峰状;有的如被踩踏过的雪地,失去了绵柔的诗意。有的丝丝缕缕。如同滴在水中的一滴墨,渐渐弥漫氤氲,不知不觉中已绵延成岭。云的变化无穷给碧蓝的天空增加了灵动和优雅。

      于是,慢慢地,整个建筑都浸润在阳光的明亮和干净里。如果你能滤掉阳光的灼烈,那么,如梦幻般的美就会不断地在你的面前呈现。

      往上,你看到的是高高低低,大大小小,鳞次栉比的房子。那朵大大的云,好像是从楼的那一角蹑手蹑脚地潜移过来的。如果两栋高楼之间还夹着一座矮小的建筑,那么,这朵云就好像很知趣的,悄悄地在矮矮的屋脊上歇个脚。深红、暗黄的建筑物似和白云静默偎依,干净、阔远、明亮的蓝天成了背景,相互辉映,煞是好看。又或是三三两两的建筑整齐地矗立在山坡之上,树木葱隆、楼宇明亮、天空高旷。白云游弋在楼宇和群绿之间。明亮,虚幻一般的景致,幽雅绝俗,如同油画、梦境、仙界。仿佛褪去了烟火气,云的村落一般!“华表鹤声天外迥,蓬莱仙界海万通”,让人忽生“仙界一日内,人间千载穷”的悠悠之感。

      往下,就是大地。有大树的地方才有浓荫,否则就是明晃晃的阳光了。川流不息的车辆,来来往往的行人,有开阔的马路延伸到前方,路的尽头就是那高低错落的房子了。他们林立在远处天的蓝色的背景底下。近处,一台停在路边的车、一根伸出去的指路牌、或者是一盏路灯......醒目而不突兀。白天的某个时段,这个世界如果偶尔能够安静下来,放眼一望,一切干净利落明丽,那感觉,真是恍如脱俗,让人顿生天上人间的错愕......

      白云悠悠,可以思接千载。然而在万里不过咫尺的今天,“南北东西似客身,远峰高鸟自为邻”的浮云游子的漂泊之苦有些淡化;“黑云压城”、“愁云惨淡”的紧张和危急暂时远离; 李白吟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他的旷世孤独早已经消融在他的那一杯生命的烈酒里。白云处处常随君,它生叶不生根,有形不累物,无迹却随风,溶溶曳曳,自我舒张,潇潇洒洒。实在令人羡慕的,是它的这份无机和自在。闲云野鹤,却非一般人能为。

      南朝时,陶弘景隐于局曲山。齐高帝萧道成有诏问他:“山中何所有?”他作诗答曰: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所以信笔写一通,只是因为风景在身边,我有一整天的满心欢愉了。


相关阅读